退赃结盟对抗侦查   在审讯中

安徽六安水利系统12人抱团腐败 结盟行贿人对抗侦查-中新网   在外界看来,水利系统是一个无权无钱的“清水衙门”,但近年来随着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对水利建设的资金投入,“清水衙门”也变成了“香饽饽”。记者近日从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检察院获悉,金安区水利局一下属单位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腐败,私设小金库,带着自家人“共富”,还打点好上级部门多名领导,为单位承接工程大开“绿灯”,干起了“靠水吃水”的勾当。   截至目前,这起水利系统贪腐窝案涉案12人,案件仍在进一步深挖。   中标专业户引怀疑   2014年,六安市金安区检察院收到群众匿名举报线索,称该市金安区水利局有关人员收受贿赂,为他人承建水利工程提供帮助。由于是匿名举报,无法联系举报人,为了不打草惊蛇,该院决定从外围入手,找到多次参与投标但没有中标的人员了解情况。   经查,金安区水利局每年都有农村安全饮水,小水库除险加固、农田水利整治等项目工程对外招标,从招标代理到工程验收,都有依附于水利部门的机构负责。表面上工程都是通过招投标这种公平竞争的形式,实际上外人很难参与进来。金安区的水利工程实际中标单位上大都是金安区水利局下属单位淠史杭水电建筑安装工程公司。   淠史杭水电公司频频“露脸”引起办案人员的怀疑,于是将该公司作为初查首攻对象,发现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永生与会计石英菊之间银行账户资金来往异样,一举破获该公司领导班子成员赵永生、桂运祥、杨代兵、荣育红、李修品、石英菊、陶才和等七人贪污案。   检察人员告诉记者,所谓的招投标只是走形式,最终决定是否中标都是由时任区水利局局长拍板。   私设“小金库”分钱   2007年、2008年,淠史杭水电公司分别以六安市飞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和安徽省淠史杭灌区管理总局工程处名义,中标了两个农村饮水安全项目工程。   工程款经中标单位扣除管理费用后转付给淠史杭水电公司,但赵永生却指示石英菊,将这两项工程款总计320余万元存放于帐外未入账。2013年5月,该公司班子成员7人研究取出35万元账外资金,平均分给每人5万元,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   但赵永生等人认为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辩称设有“账外账”是为了避免公司重复纳税。至于私分资金,是为了弥补多年来公司对班子成员档案工资发放不足。这一决定是集体研究做出的,是企业行使自主权的正常财务行为。后经法院审理,认为该单位设立的账外资金属于国有资产,擅自以提存奖金名义将国有资产私分给管理层个人,数额较大,应以私分国有资产罪论处。   退赃结盟对抗侦查   在审讯中,赵永生和石英菊吞吞吐吐的口气和犹豫的眼神出卖了他们的心虚。涉案人员肯定不止他们几人,金安区检察院对赵永生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进一步深挖出赵永生向水利局原局长张金中、副局长高玉生、李本传以及主管股长许秉琦等行贿的犯罪事实。   其中,“一把手”张金中被7万元拉下马。经查,2009年冬的一天,赵永生为了其个人及单位在承建水利工程方面得到张金中的关照,送给张现金7万元。2013年9月3日,张金中主动将该7万元缴至廉政账户。记者了解到,在规定的三天时间内,张金中、高玉生、李本传相继到检察机关投案,但许秉琦却抱着侥幸心理,私下找行贿人退赃,甚至还订立“攻守同盟”来对抗侦查。许还叮嘱行贿人,让其在风口上注意点,以后还会有机会再合作。   在审讯中,许秉琦始终不配合、不认罪,无论侦查人员问什么问题都以“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等回答加以搪塞。办案人员通过技术手段广泛、全面收集的外围证据,形成了环环相扣的证据锁链。最终,认定其受贿4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   法院一审判决许秉琦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由于金安区检察院以认定事实不清提出抗诉,目前此案正在抗诉中。赵永生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免予刑事处罚;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其余人因有自首情节获认罪态度好,免于刑事处罚。(见习记者范天娇 法制网通讯员周文平)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