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初被定性为“黑车”到现如今改变许多人的生活

北京应公示巨额“网络专车”罚款去向 北京对“网络专车”的罚款总额可能近千万   文 新浪专栏 观察家 王维维   据《京华时报》近日报道,北京市交通委称,目前北京市已查处滴滴专车1211辆,优步专车170辆。按照北京市此前对外公布的处罚标准计算,对于“网络专车”的罚款总额可能近千万。   如此一笔巨款,无论是交通部门,还是地方政府,都无法等闲视之。更何况,针对网络专车服务的罚款,还只是北京市每年巨额的交通罚款里的“额外之财”。   据统计,截至2013年末,北京市的汽车保有量已达到537.1万辆;2009年北京市交通违章罚款总额达到14亿元,2010年,北京的交通违章罚款接近20亿元,2012年北京43亿罚款中大部分来自交通罚款(含道路违法运营罚款)。   如此高的增长率,已经超越了北京市GDP和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其总量之巨,亦足矣笑傲全国。此次针对网络专车的巨额罚款,再次引发争议,北京市每年天量的交通罚款,究竟去了哪里?   据经济日报社所属杂志《经济》2014年报道,北京市交管局在接受该杂志记者关于年度交通罚款的采访时称,本单位不便给予回答,若想查询可到北京市财政局相关部门。而北京市财政局接受采访时,称具体每年罚没款金额“对外公布无意义”,拒绝透露。   无论是交通违章罚款,还是违法运营罚款,用“无意义”的理由不予公开,无疑会让人觉得北京市交通罚款是一笔“糊涂账”。   2013年北京市两会期间,北京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曾向区县人大代表解释称,北京市罚款收入(主要是交通罚款)构成是,市级执法机构收到的各项罚款,进入市级财政;区县执法机构的罚没收入,会进入区县财政。同时,北京市还会参考上年度罚款数据制定下一年的罚没收入计划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二条规定:“(交警)收缴的罚款以及依法没收的违法所得,应当全部上缴国库”,第九十八条规定:“依照前款缴纳的罚款全部纳入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也即是说,交通违章罚款应该全额上缴国库,即便北京市交管局将罚款上交地方财政,这种做法也是不符合规定的。   罚款总额是否与交通部门利益挂钩,民众有理由质疑,这笔钱的用途公众也有权知道。换一个角度而言,如果交通罚款没有依法上缴并公开,这笔“糊涂账”就非常可疑。   尽管北京市财政局曾解释称,交通罚款款项归入财政统一管理,再根据全市统一审定编制的预算划拨给各单位,钱是不会进入部门小金库的。但这样的承诺根本改变不了北京交通罚款缺乏公开、缺少监督、收入不明、开支不明的事实。   法治社会的精髓在于透明执法。具体到查处网络专车执法,公众不仅要求交管部门对于抓车程序合法,还要求充分公开罚款的去向和用途,以保障政务信息的公开透明。   作为共享经济在交通行业的重大创新,滴滴等互联网专车一路走来可谓是步履维艰。从最初被定性为“黑车”到现如今改变许多人的生活,专车、快车及顺风车等系列产品成功释放了大量市场潜在资源,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公众打车难的问题。   且不论生搬硬套旧的法律法规去处罚新生事物是否有违法治精神和利于社会进步。单从透明执法的角度看,北京市交通部门只有公开交通罚款的去向与用途,才能摆脱公众对其“创收盈利”的质疑,只有公开,公众才能相信,罚款本身是一种对违法行为的矫正,是为了提升行业的服务质量,而非是为了罚款而罚款。唯有如此,公权力部门罚款乃至执法本身的公正性才能体现得更充分。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 »

Comments closed.